趙?。旱罔F藝術、功能優先 | 學習青島地鐵的“站場一體化設計”

icon 2021-05-23 13:06:26
icon 0

摘要:趙?。旱罔F藝術、功能優先 | 學習青島地鐵的“站場一體化設計”。


?? 青島地鐵的實踐成果表明,站場的“內裝與藝裝一體化”是有效和必要的;以公共藝術作為地鐵站場藝術的“基礎”,是適宜的;當然,公共藝術并非等同于“供多數人觀賞”的繪畫和“置于公共場所”的雕塑;地鐵站場的藝術,是經“嵌入”后呈現的特殊藝術品類;地鐵站場的藝術,是經“變量”后彌漫開來的獨特藝術氣息;地鐵站場的藝術,是主要經“在地化”路徑,內裝與藝裝“一體化”的結果。

??一、地鐵站場藝術的基礎條件

??地鐵站場的“基礎空間”,體現為與軌側平行的“人車緩沖”室內場域;地鐵站場的“基礎向次”,體現為空間的雙向連續和多向重疊;地鐵站場的“基礎類型”,體現為空間的封閉性、相似性、串連性。

??——以上諸類“基礎”的核心,是高效達成“人、車、軌”共享與聯動的標準化室內系統。

??設置于地鐵站場空間的藝術品類及相關設施,必須積極地、邏輯地、合理地呼應并嵌入以上各基礎條件。

??地鐵站場的“基本功能”是承載人群;地鐵站場的“首要功效”是處理人流;站場內人流的主要場景,表現為“自組織暫立”和“高頻效移動”;對人流的調控,主要基于“進出站、進出閘、進出車”等節點的“批處理”效率;疏導人流的質量體現為“明晰、有序與快捷”。

??——以上諸多“功能”的核心,是高效處理海量的流動人群。

??因此,地鐵站場的藝術品類,必須巧妙呼應并有機融入“處理流動海量人群”的相關節點之中。

??梳理并確認以上內容的目的在于:一旦“承載環境”由藝術場館轉換為地鐵站場時,作為藝術品,其身份就不再是“主角”,而只能是“角色”;其存在的方式就不再是“展陳”,而必須是“嵌入”:

??——地鐵站場的立面不等于藝術展墻;

??——地鐵站場的空間不等于藝術畫廊。

??二、地鐵站場藝術與“功能優先”

??地鐵站場的所有藝術品類,必須符合地鐵的下述“運營場景”:線性的空間、行走的人群、移動的視線、認讀的瞬間。

??所有的導識類信息,都必須依“行走的邏輯”和“節點的序列”以達成:連續導識、明晰導識、漸進導識、漸出導識、排它性導識、伴隨性導識、主輔信息分解性導識……

??所有的指示類載體,其形、色、體、質,都必須達成:標準化、系統化、密接化、閉環化;都必須具備高辨識、高清晰、高解讀、高簡捷等品質。都需滿足:視線暫時被阻隔后能輕松而順勢再續接:

??——不因“人群屏障”而造成信息碎片的誤讀;

??——不因參照物的暫時失卻,而造成方向的焦慮;

??——不因信息的失真或含混,造成信息的誤讀。

??三、藝術品類的“功能優先”,體現于作品“生成機理”的在地性:

??與藝術場館中的“角色”截然相反;

??“地鐵站場藝術作品”不再是視覺主體,而須是空間界面的組成因子。所以,其尺幅及邊界主要不取決于內容而須由界面條件決定;其材質及語匯主要不取決于藝術創想和形象刻劃,而須服從界面諸要素的構成邏輯和可能性,以及特定場域的綜合需求。

??四、藝術品類的“功能優先”,體現于作品“題材及內容”的普適性:

??與藝術場館中的“藝術性”不同——(作品)題材的強度,取決于能否滿足站場空間“呈現參照系、形成方位感”所需的強度;取決于能否達成“受眾認知和信息辯識”的最大公約數;取決于受眾“感官體驗”的適宜性和均好性;取決于“特定站場地域”的文化資源及演繹策略;取決于沿線所屬各站場的(文化)題材分布和(藝術)內容聯接。

??五、藝術品類的“功能優先”,體現于作品“載體及制作”的實操性:

??總體來說,地鐵站場藝術品的“創作”,都應盡可能“以人文邏輯思考、以建筑邏輯促成”;地鐵站場藝術品的“呈現”,都應盡可能地“場外制作、場內裝配”;為此,這類藝術品的創作順序,往往體現為“逆向構思、逆向推演、逆向深化、逆向成型”。例如:依據(現場)周邊的主體材質,來選擇藝術品的基礎材質;依據周邊的施工邏輯,來決定藝術品的安裝工法;依據周邊的尺度和模數,來確定藝術品的單體構件及總體構造;依據周邊的界面條件和設備管線,來布局藝術品的形象焦點和形象邊界;依據材料的加工特性及綜合價值,來確定藝術品的基礎形象和基礎調性;依據既定材料的感觀特性,來協調藝術形象的質感與肌理……依據上述推演的各環節總和,來確立藝術品的形象內容和文化主題……

??與此同時,從既定材料的加工及安裝特性出發,嘗試與材料邏輯相符的、具差異性的、有魅力的表現方式。

??六、藝術品類的“功能優先”,體現于作品“呈現及位置”的有機性:

??與藝術館、畫廊、印刷品等“呈現載體”不同,地鐵站場內的藝術品與受眾之聯系,非“相向而行”只“擦肩而過”;非“深觀賞”僅“淺掃視”;不是以視平線為軸的“全視域完形呈現”,而是透過頭、肩、身等“人墻縫隙”,零碎、片斷及下意識地作視知覺拼合……所以呈現的特點只能是:間斷、間隙、零碎化、非連貫。

??為此,地鐵站場藝術品“呈現的有機性”,重在對“視平線以上”立面的多用,重在對“連續立面”的活用,重在對“轉折區域”界面的巧用,重在對“多體連續”的柱列的合用,還重在對“有距離、無遮擋”的天花全域的廣泛借用……

??地鐵站場內藝術品“位置的有機性”,重點是順應“人與畫”之間相對關系的“不平行性”——“行走的人”大概率會以“顧盼、擺頭、視角余光”等非常規姿態“掃視(觀看)”藝術品——由此形成地鐵站場內藝術設施與人群之間以“多角度交織”為特征的“夾角斜視”。

??作為地鐵站場的藝術品,其“位置的有機性”,在于創作前期對(上述)“觀賞行為”的有效預判,以便在形象比選和構成邏輯上達成“有機”;在于對“無距觀賞”場景的預判,從而做好有關“限定”的策略:例如在“伸手可及”的方位,側重于平面性、安全性以及“無需維護”等類形象的設計;在“伸手難及”的方位,側重于立體性、多節點、高起伏、多孔洞等形象的塑造;在“僅視線可及”的“較高或較遠”方位,則可利用光效的調配和視距的錯覺,側重于幻化類效果的渲染……

??七、藝術品類的“功能優先”,體現于作品“質色及光效”的兼顧性:

??由于投射距離所限,地鐵站場內幾乎所有的“光效”,都明晰顯露著(光跡)“角度與方向”的可追朔性。利用這一特性,加之人造光的可調可控,能有效達成“質色及光效”的兼顧性:

??——例如借助于入射角的“可調可控”,能強化材質的“反光與吸光”節奏,能銳化或抹平肌理的閃爍或韻律程度;

??——例如借助于明暗配置的“可調可控”,能“以光為筆”,在簡單的基面上靈活表現“或凸顯或須隱伏”的局部,使界面不再簡單,令材質表情豐富;

??——例如借助于光色的“可調、可控”,連同(前述的)入射角、明暗配置等共同作用,以“色光”的覆蓋性、滲透性及兼顧性,細分并渲染空間的全域調性(色相和明度),變幻并統一空間的全域表情。

??八、藝術品類的“功能優先”,體現于作品“運維及衍展”的便利性:

??地鐵站場內,藝術設施事實上的“無距離設置”和“無間隙觸碰”,不僅涉及極端人流條件下藝術設施自身的穩定牢固,而且涉及超長營運期內維護與保全的方式及措施。必須確保高頻次人潮涌動時的順暢無阻,確保大面積人群瞬時堵滯時的安全無礙。

??為此,在藝術品的初創階段,就須借助“構思創意”,為形象的強度“減量”——適當稀釋“藝術內容”的深刻和復雜,適當凸顯“藝術形式”的平和與舒適……總之,盡可能“簡而美”;

??在藝術品的制作階段,還須借助于“優化深化”,為技術的難度“減量”——適當減少技術環節,適當規避塑形難度;適當合并工藝工法,適當平衡裝拆方式……總之,應高度兼顧“前期塑造、中期安裝、后期運維”的綜合便利性。

??單個的地鐵站場盡管“封閉”,但以“線路”為紐帶的“站場鏈群”,因“以公里為計量單位”而足夠開敞足夠寬廣。這決定了藝術設施中包含的下述諸“要素”,既可能也有必要“沿線各站通用共用”,例如:符號要素、系列要素、嵌件要素、疊加要素等;同時,這些要素經轉換后,既可能也有必要借助“通用共用”,成為活動物料、展演物料、宣傳物料、通告物料、紀念品等,以達成地鐵站場藝術品類的衍展性。

??……

??青島地鐵站場的“內裝與藝裝一體化”實踐還在繼續,對其成果的梳理和總結也有必要同時同頻同行。

??趙健

??2021年5月22日

【新浪家居編者按】為了更多人看到,經作者同意、轉載的文章。

標簽:

  • 資訊專區
  • 圖片專區
  • 品牌專區

申請免費量房驗房

icon

請輸入1000以內的建筑面積

icon

請輸入您的姓名

icon

輸入您正確的手機號碼

icon
獲取動態密碼

請輸入驗證碼

icon
5
恭喜您預約91裝修服務已成功
稍后會有客服聯系您
日本三级片黄色